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吊机 >

南通寻亲出生就被送到福利院46年后她终于寻到双

更新时间:2021-10-16

  国家电投氢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增资项目挂牌北!与亲生父母46年的分别,一通等待了6年的电话,让亲情团聚变得不再遥远。在即将踏上回乡寻根行程之前,张女士激动不已,连连问道:“真的找到我的家人了?父母身体怎么样?我有没有兄弟姐妹?幸福来得太突然了!”7月2日下午记者见到张女士时,她依然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,将自己的成长历程和寻亲历程一一道出……

  “从小,我就感觉自己跟正常的孩子享受的待遇不一样,尤其是向家里要学费时都非常艰难。”张女士说,直到有一次,自己再次因为学费问题哭着跑出家门,母亲追到河边后说的一句话引起了张女士的警醒,“她说这就是你的命运啊,有疼你的人可你没命担,能怎么办?”

  张女士说,母亲这句本意安慰自己的话,让她联想到曾经听过的风言风语,她模糊回忆曾经有一个很疼爱自己的父亲,但他已经去世了。“小的时候街坊四邻会悄悄地跟我说,你妈妈不容易,两边的孩子都不肯叫她妈,你得多体谅她。”张女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世,不是母亲亲生的。

  尽管是被领养回来的,但养母对张女士一直视如己出。“养母一直很疼我,小的时候还老说她给我喂奶喂到6岁,后来想想应该就是怕我听到传言后有心理负担。但我明白,家里的兄弟姐妹不是亲的。”

  因为学费问题导致养父母间常常争吵,养母只能变着法儿解决。“养父爱喝酒,那时候一个酒瓶子能卖5分钱,养母就说自己不小心丢了1分钱,这1分钱就可以给我买铅笔。”在这种情况下成长起来的张女士非常懂事,“从上初中开始,放暑假时我就到长途汽车站卖冰棍,还到沂河抓鱼去市里卖,赚取自己的学费。”

  因为渴望亲情,张女士成年后开始多方打听自己的身世,她通过打听熟人,确认自己在2周岁时,养母改嫁给了现在的养父,自己也改姓张,“他们告诉我,之前的养父在费县一带做生意,做得不错,也很疼我,后来在我不到两岁的时候生病去世了。”

  想要彻底了解自己的身世,就必须了解清楚养母改嫁前的情况。张女士毅然驱车一路打听,找到第一位养父的老家,“那边的一个叔叔告诉我,因为养母没有生育能力,我在很小的时候被抱养过来,养父去世后生活太困难,养母就带着我改嫁了,我也由姓王改成姓张。”

  张女士说,确认自己的身份后并不吃惊,既然确认了就要继续寻根。“那个叔叔告诉我,第一位养父是从南通福利院把我抱来的,当时还有一张小红条,条上写着办理领养的手续费是5块钱,福利院的院长姓高,中间介绍人是一个杨老太太,杨老太太的儿子现在就在某塑料厂上班。”

  得知这一消息,张女士立刻赶到塑料厂,找到杨老太太的儿子,得知老人早在2002年就去世了。张女士眼看着线索断了,唯一知道的信息就是南通福利院,寻找家人犹如大海捞针。

  张女士说,养母这一辈过得太不容易,自己实在不忍让她伤心,“我和自己有个约定,把她养老送终了,再去寻找我的亲人。”2012年,77岁的养母去世了,张女士说自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,在养父家里,遇事儿的时候她始终是个外人,养母去世后,她连个说话的兄弟姐妹都没有,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孤单了。

  极度渴望亲情的张女士不顾周围人的反对,为养母守孝3年后,于2015年来到兰山公安分局求助寻亲。“身边的亲朋好友都劝我放弃,如果亲生父母一直不采血,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他们,但想想我这一辈子都是一个人,太孤单太难受了。”张女士说着说着又痛哭起来。

  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渺茫,从2020年开始张女士动了去南通寻亲的心思,“我打听了很多人,找了当地的朋友,原本计划今年夏天我自己去南通打听的,结果突然接到了兰山公安民警的电话,说我的家人找到了。”

  张女士流下了激动的泪水,“我就感觉是在做梦呀,太激动了,我从下午4点46分接到这个电话,我就一直在哭,哭了一天,想到养母带着我的所有心酸历程,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亲生父母,我控制不住自己……”

  惊喜过后是不敢相信,张女士说从第二天开始,就觉得那个电话是不是自己做的一个梦。“当民警打来第二个电话让我再次来采血的时候,我正在店里,朋友说是不是民警通知错了?我也担心弄错了,脑子里一片混乱,这两天连车都不敢开了。”

  兰山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刑事科学技术室民警、主检法医师耿令美向记者介绍:“从6年前张女士采血后,兰山警方一直在帮助她寻亲,但始终没有比对成功。直到今年,应该是张女士的亲生父母得知了公安部的‘团圆行动’,也到当地公安机关采血留样,我们才比对上了。”

  双向的奔赴尤为令人感动,7月5日,张女士将在兰山公安分局民警的陪同下前往家乡南通,与亲生父母团聚,本报记者将随同采访,为您发来现场报道。敬请关注。